台湾宾果28|台湾宾果28官网:连接海陆丝绸之路的通津文化例证

台湾宾果28|台湾宾果28官网

  早在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中原后,为了实现他“北逐匈奴,南开五岭”统一中国的大业梦,随即对南方百越开始了“秦戍五岭”的统一战争,派尉屠睢率50万大军分五路出击,其中三路取道大庾岭、骑田岭奔广东。

  骑田岭不但是中原进入南越的关隘,还是中原与岭南的分水岭。连州辖北巍峨的骑田岭余脉河谷、盆地天然构建的山间隙道,成为了秦军首开新道沟通中原与岭南交通的绝佳之处。如今保存完好的连州原山塘镇区山麓的古道,就处于骑田岭余脉上,不但见证了当年金戈铁马的杀伐之声,且由此开创的古道成为了中原与岭南经济、文化交流的纽带,成为了连接海陆丝绸之路的通津文化例证。

  一是泛指:新道、秦汉古道、摺岭路、骑田岭路、桂阳峤道、荆楚古道或湘粤古道。秦代新开辟修筑的穿越骑田岭、大庾岭等五岭的陆路交通,为山隘官道,时称“新道”,后称为“摺岭路” “骑田岭路”。秦汉以来,连州境内有萌诸岭南风坳古道(抵湖南蓝山),而骑田岭山脉里有顺头岭(通湖南临武)和凤头岭(达湖南宜章)两条古道,延伸过去还有阳山的秤架古道。

  胡守为《岭南古史》:“湖南长沙经郴州,越骑田岭至连州,入广东番禺。”张荣芳《南越国史》:“从湖南郴州,跨骑田岭,出阳山关(今广东阳山县西北),沿湟水(今连江)东南行,经湟溪关、洭口,取北江南下可抵番禺。”《淮南子人间训》载:“乃使尉睢发卒五十万,为五军:一军塞镡城之岭;一军守九嶷之塞;一军处番禺之都;一军守南野之界;一军结余干之水。”其中“处番禺之都”一军,专家考证,正是从这骑田岭隘的古道下来。郑弘只是修筑“旧有是路”,即“桂阳峤道”沿袭秦“新道”加固扩修而成,线路为:广州北江湟川连州星子连州原山塘镇区古道临武中原各地。

  二是特指:(一)碑志录。称为“顺头岭路” “顺头岭道” “郴连盐道线”等。在皇清顺治十八年由湟川庠生李瑛、李龙在顺头岭半山腰“怀清亭”(之前称为“广济亭”)里撰写的《新建广济亭碑记》载:“予观古人以树木为社神所依,今人以凉亭为行人所止,举此念者,其意善其功弘矣!兹今顺头岭一路迺粤楚分疆之区,上则通于临蓝,下则接于连阳,岂非万古之通衢乎!乘风歇足之得其便,饮水蔬食之得其泉,亭风苦雨之得其楼,握手谈心之得其地,不亦称功颂德哉!予居此地特书一语,以垂不朽尔!”

  (二)专家论。称为“连州顺头岭古道” “骑田岭南天门古道”等。黄伟宗教授撰《整合五古“通津”建造五大“天桥”清远北江文化调研报告》称,连州境内的顺头岭古道,即骑田岭南天门古道。暨南大学历史系教授王元林在《连州骑田岭南天门古道与海陆丝绸之路文化》中言,骑田岭南天门古道,也称顺头岭古道。

  (三)村民说。称为“上顺头岭”。查历代《连州志》,唯清代(同治版)首见记录:顺岭,在星子,气象磅礴,高瞰星江,有南天门匾额,州城一百里,俗呼顺头岭。驿道君走访古道数个村庄,村民说,老铺、新铺和黄泥坳(注:黄泥坳村原先从新铺分出,今又并入了新铺)称为顺头岭,界限起止为:百土脚村走到百土头起点往石板古道攀爬前行,过怀清亭、南天门亭、老铺、新铺(黄泥坳)止称为顺头岭,往上就叫坳头铺(为荒塘坪村委辖管)。在百土脚、东村江、白牛桥等村,村民提起这古道,都说“上顺头岭”。

  随着千年岁月的流逝,古道建筑或圮、或修,自然景观或风采依然或消失殆尽,但在古道的走走停停行进中,总能隐约捕捉到古道上曾那么真实地存在过的鲜活的遗迹。

  一古道。《山塘志》(2001年版)记:“从南天门顺山势云梯般铺设的720级青石石阶,为古驿道原物,长约2千公尺,全由每块宽约50公分,长(路宽)约1.3公尺的青石板铺成,层层叠叠直泻山下的古村(原驿站)百土脚。”

  二古亭。古道曾建有三座古亭:1、广荫亭(又称南天门亭),始建何时,无史料记载,今建筑为重修,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所垒。位于顺头岭老铺街尾的粤湘古道突出的山嘴,亭北镶匾“广荫亭”,寓意为广大商旅带来福音(荫),亭南嵌额“南天门”,意思一是五岭之南,岭南门户;一为地理位置高,彷如五岭南麓天界之门。2、额眉亭(今圮废),《山塘志》(2001年版)载位于广荫亭南面约400公尺处,元、明年间修建。清末民初曾重修,旁有清泉,泉水清凉甘甜。3、怀清亭(前称广济亭),《山塘志》(2001年版)据亭内《新建广济亭碑记》为依据入志,位于顺头岭至百土脚的半山间,初建于清顺治十八年(1661年)。清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及清同治年间、辛亥革命初年曾数度重修。该亭全部用长条麻石砌墙,十字木架盖顶,造型优美,亭旁有长年不竭的清泉。

  三“伙铺”。明清建筑,现顺头岭老铺的沿线古道两旁建设的房屋,白天把门摊开置商品,晚上收起当门紧闭,一举两得。由于房子狭长而称为“竹筒屋”,又因门面铺位,经常有客人食宿不分东西南北陌生熟悉与否,“搭伙”住在一个大房间里,故称“伙铺”。更由于商家来自湖南广东各地,所以,顺头岭村的老铺、新铺为典型的“九家十姓”,成为名副其实的“七十二家房客”。

  四古泉。1、顺头岭老铺村往桂阳州路桥下有一甘冽清泉,当地村民呼“大井”。2、两头泉。从广荫亭南面约400公尺处的额眉亭(今圮废)取一弯曲小道可达,古时商旅尽享该泉清凉甘甜,因泉水从一块大石两头潺潺溢出而名。3、龙凤泉(又称怀清泉、半岭泉)。古时风水师说,两泉位于“龙凤脉”上,又缘于怀清亭,以及位于顺头岭半岭,故名。4、低泉。位于百土头下方的百土脚村旁,村民因其处于山脚低处而命名。

  五“水碓”。据顺头岭村新铺唐秋成在《集源楼与风景带记》载:“公元一九六三年癸卯岁,我先民吸取前人教训,果断采取补救措施,在我新铺的前方建起了一座名为水碓的楼房,一则用于聚气,把持水口;二则用于舂米,方便村民。水碓建成后,我新铺勃然而兴,人财两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通津者,通畅水路中的渡口也。” “古道文化,实质是人类历史文化的化石和载体。”古道,在根本上属于交通性质,其文化内涵或元素也往往是综合性的,且带有普遍性,只是在不同的历史阶段所起的主要作用有所不同。连州顺头岭古道历史悠久,遗迹与传说丰富了古道的内涵,而其作用上通临郴,下接连州湟水源头,有白牛桥货物码头以及星子多个渡口作为中转站,水运抵达连州,是通畅水路的重要“渡口”。秦汉以来,连州顺头岭古道既是震慑边陲的军道、传达政令的驿途、贬官南徙的辛酸路、移民追寻的憧憬捷径,又是南北商品交流的要衢。

  一军道。无疑,连州顺头岭古道作为秦军开辟的“新道”,最初是作为秦始皇统一中原后“北逐匈奴,南开五岭”军事用途的,即“秦戍五岭” “使尉佗逾五岭,攻百越”,到“元鼎五年秋,卫尉路博德为伏波将军,出桂阳,下湟水”,从而平定南越吕嘉乱。

  二官路。既是军道,同时也是官路。《史记南越列传》记载,汉高祖元年(公元前206),南海尉任嚣病死,赵佗行南海尉事,“移檄告横浦、阳山、湟溪关曰盗兵且至,急绝道,聚兵自守 ”。赵佗扼守三关,自称南越王,表面上向西汉王朝俯首称臣,进贡岭南特产,连州顺头岭古道在西汉王朝与南越国之间发挥着传达微妙而紧张的“政令和行政管理”的作用。

  三商途。《太平御览》卷九三八《鳞介部鲛鱼》记,南越国赵佗还“献鲛鱼、荔枝。高祖报以葡桃锦四匹”,汉代桓宽《盐铁论崇礼》有“南越以孔雀珥门户”的记载,南越王献给汉高祖“白鹇、黑鹇各一隻”。而民间客商有牛羊牲畜、金铁田器等交换于岭南各物。岭南土特产上贡中央,加强了岭南港口与内地特别是都城的联系。

  连州“人物富庶,商贸阜通,有小梁州之号”。“每天不下五六百人,旺季达千人” “粤盐遍湖南,肩挑贩夫益至数十万人”,明清时期,连州顺头岭古道成为商贸“盐路”,肩挑商贩晨光里启程,暮色里歇息,栉风沐雨,筚路蓝缕。

  四民径。“民”不单为相邻村居民,古道历史上更重要的是移民。中国数千年历史,近半是移民史,改朝换代、外族入侵、瘟疫流行、虫旱灾难等,会造成一次次的移民潮,移民足迹便深深地烙印在条条古道上。而连州,古为“宜居”县邑,刘禹锡称“炎裔之凉墟”,另外又没什么战乱,所以成为了千百年来,中原以及外地人移民于此的首选之地,如今姓氏、风俗、饮食、语言等多元文化就是连州移民历史的见证。

  (原文刊登于“清远日报”,作者:黄世康,南粤古驿道网采编整理。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南粤古驿道网联系。)

  南粤古驿道是历史上中原汉人入粤和岭南商贸活动的主要路径,就像活力奔腾的动脉,源源不断地将物流、人流、文化在其中往来输送。南粤古驿道由港口而内地,由内地而岭南,由岭南而海外,周而复始,生生不息,形成了广东多民族民系文化形成发展的历史轨迹和彰显了海外侨胞深厚家国情怀的归根纽带,是我省宝贵的历史文化资源。

台湾宾果28|台湾宾果28官网